eucharist 聖靈聖事 (第十一章)

4

但 是也許又有人會問:難道剛剛講的禮儀多面性,不就是指祭品轉變為基督體血,是逐漸緩步發生的嗎?所以不也就可以一清二楚地指出到底發生的時間是何 時嗎?這個問題本身有意無意之間倒向了祝聖的教義,也就是聖化元素的教義,鑽研究竟如何以及何時餅與酒變為基督的體與血。但這個問題只會出現在經院神學討 論末世維度與基督教信心本質為何的終結時期,這便會將我們置於何時的問題之前。

禮 儀是在地上進行事奉的,這裡所說的是「這個世界」的時 間與空間範圍。但如果它是在地上事奉,它便完成在天上,在新被造物的新時間裡,在聖靈的時間 裡。這個關於時間的問題,對教會而言有著不可計量的重要性。因為對於基督教的時間而言,它是相對於遍佈這世界的唯靈論(spiritualism),以拒 斥時間並極力要脫離時間之掌控為基礎,且認同於邪惡;而就如上帝創造裡的萬物一樣,基督教的時間也是屬於上帝的。在創世記裡裡面的第一句話就說:「起初, 神創造天地」,直到使徒保羅說:「到了時機成熟」,而最後,神學家若望向我們肯定地說:「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約翰福音5:25),通通沒有脫離時間 的範疇,但卻在時間裏面,而且與時間產生關聯後,就是神聖的證明,「神看這是好的」在無盡的時空中迴響著。

「唯 靈論者 (spiritualists)」受到我們「宗教世界」的「激進主義份子」反對,因為後者精神範疇的極限是時間、歷史、社會問題的解決方 案。如果「唯靈論者」拒斥時間,那麼「激進主義份子」大概也沒辦法感覺到時間的本體性墮落。這一點不只反映出這世界的墮落,還顯示世界本身就是墮落的「現 實」,是「死亡與時間」的勝利,它們統治了這世界。「這世界的形象正在逐漸消逝」,而「過去的日子」真實映照出所有塵世間的事物正步上那不可避免的死亡之 途。同時就在這個墮落的時間 (在此唯靈論者與激進主義份子皆徹底失敗),與這墮落的世界裏面,基督降生為人。在此祂宣稱上帝的國將臨,把人從罪與死中拯救出來,「另一個永恆的新生命 就要開始」,而且逐漸接近了。而祂不只是如此宣稱而已,還藉由祂自願的犧牲、被釘十架與復活實現了這場在祂裡面的勝利,而祂已賜予給我們。

在 聖靈降臨的日子當天,與祂一起、在祂裡面新的時間—下降到教會之中。古老的時間並未消失,而在這世界之外沒有任何事發生改變,但對於基督教會而 言,它活在靈裡,藉著靈而活,將它轉變為新時間的命令與力量被賜予了,「看哪,我把一切都更新了!」(啟示錄21:5)這並不是只把舊的換成新的,也不是 要遁入另外的時空,這還是相同的一個世界,是藉著上帝的愛而造出來的,當上帝創造它時我們在聖靈裡看到並接受的:天與地,充滿上帝的榮光。

把 基督教崇拜,尤其是把其高峰的聖餐聖事部份詮釋為一種教派是錯誤的。因為教派不是以古老與嶄新形成的分野作為基礎,卻是「神聖」與「褻瀆」。教派 會「神聖化」而且其本身就是神聖化的果實。在時間上,它會區分出「神聖的日子」與「介於神聖日之間的日子」;在空間上,它會突顯出「聖地」;在物質上,會 有「聖物」,但是這些都是在「古老的時間」裡完成的,因為教派是靜止的,而非動態的,而且它不知道另外一個新的時間。

另 一個駭人實例發 生在基督徒第一次反對聖殿的態度上。自遠古以來聖殿就是神聖化的聚焦中心,因此在迫害基督徒時期,對他們的一項主要控訴就是,基督 教是無神論的信仰,因為沒有神聖的中樞。在使徒行傳時期,第一位殉道者聖司提反,面對憤怒而向他丟擲石頭的群眾答辯這項控訴,他說:「其實至高者並不住人 手所造的,正如先知說:『主說:天是我的寶座,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建造怎樣的殿呢?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 這一切不都是我手所造的嗎?』在司提反臨死前,他喊到:「看哪!我看見天開了,人子站在神的右邊。」(使徒行傳7:48-50, 56)後來聖金口若望在他的佈道書之二十架與小偷裡面說道:「當基督來到,並在城外受苦時,祂潔淨了整個世界,祂讓每個角落都適合祈禱…你想知道最後整個 世界都成為一座聖殿,而每一處又變得多麼適合祈禱嗎?」

沒有一座聖殿是人手造的,但天堂的開啟,讓世界轉變為一座聖殿並成為所有進入禮 儀中的生命,這就是基督教祈禱律的基石。而如果到今日我們把一座聖殿 稱作一間教堂,也就是聚會所,這是因為這並不是來自對於「神聖化」的飢渴,而是教會的聖餐體驗,也是天堂在人間之體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基督徒 的頭像
基督徒

基督徒

基督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