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charist 共融聖事 (第十二章)

3

在 我們的時代,為了共融所做的準備—鑒於我們剛剛提過共融已成為 一樁私人性質、個體的事務—同樣也變成一項私人的準備。我們的祈禱書收錄有共融前的 祈禱,但只有兩三個極少數的特例會真的在共融前把它們誦讀出來。祈禱書裡面還有共融之後的感恩祈禱,但一樣私人,一樣是不包括在禮儀本身當中。所以對每個 出席禮儀並且走到聖爵跟前的人而言,最後這些祈禱都變得有名無實。禱詞的行文、實施的方式還有唸誦的時機因書而異,就像每本書對齋戒的指示一樣分歧。就其 本身而言,大多數的禱詞都很美、既是具有啟發性又相當受用,所以我們現在不是要談論禱詞本身,而是去探究它們在禮儀、聖事中具有的地位。

重 點是,在禮儀中從聖體祭獻也就是信徒的儀式開始之處,至其結尾部份,都沒有崇拜者的份兒,分屬下列兩種「角色分配」:神聖奧秘的領聖體者與非領聖 體者。相反的,即使以最不經意的方式閱讀聖體祭獻前、中、後三處的祈禱,都讓我們確信在遣散啟蒙新信徒(早期教會稱這一票人叫「悔罪者」)後,「門關 上」,我們所有人就開始慶祝聖餐禮,此時同步獻上無血的犧牲,以及信眾為參與我主的神聖體血而做的準備:

聖 善而熱愛世人者,我們一再屢次 俯伏於檷前,向檷祈禱,求檷垂顧我們的懇禱,潔淨我們的靈魂和身體於一切血肉及精神的污穢,並恩賜我們得以不受譴 責,不被定罪的侍立於檷的神聖祭壇前。上帝啊,也請將生命、信德和屬靈明悟的增長恩賜給那些和我們一同祈禱的人,好使他們恆常懷著敬畏和愛慕敬拜檷,無罪 無咎地分享檷的神聖奧蹟,並相稱於檷的天國。(聖金口若望的禮儀,第二信眾祝文)

君 宰,熱愛世人者,我們將我們的整個生命和希望都托付 於檷,我們向檷懇請、祈禱並乞求:使我們懷著純潔的良心,在這神聖的屬靈宴席,相稱地分享檷屬 天而可敬畏的奧蹟,為得罪惡的赦免,過犯的寬恕,聖靈的共融,天國的嗣業,並得以坦然無懼地面對檷,而不致遭受審判和定罪。(聖金口若望的禮儀,在「我們 的父」之前的祝文)

最後則是,

在聖靈的共融之中,讓我們同是分受這一個餅與杯的,彼此融合起來。(聖大巴西略的禮儀, 聖體祭獻)

我 們很清楚地看到,要移除聖體祭獻—就是祭獻祭品、祭獻無血的犧牲—與準備和共融之間的組織性關聯幾乎不可能。神聖祭品是我們 認同基督神聖體血的事 物,是基督獻上的犧牲,「因著這一切,並為這一切」;在共融裡面我們以與基督在至一中的信、望、愛,祂的生命與祂的國度接受它。然而我恐怕要說,把這一部 份隔離出去,已造成聖餐聖事在實質意義上的損害。現在它已經不被視為教會的成就、上帝之國與新生命的展現,卻反而變成「神聖元素」的品嚐大會了。以神學家 科米雅可夫(Khomiakov)的話來說,這個聖事變成「解剖性的奇蹟」。聖餐禮詮釋的困境在此真相大白。科米雅可夫繼續解釋:「兩方[指更正教與天主 教]所做的,不是拒斥就是確信世俗的已知元素,產生奇蹟似的變化,卻一點都不明白每一場聖事的最重要元素就是教會,而且實際上是單獨為了教會,聖餐禮才完 成的,跟任何世俗本質的律法都沒有關係。不論誰玷污這個愛的職份,同時也失去了它的力量的記憶,連在信心的世界所具備的真實,也將一併忘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基督徒 的頭像
基督徒

基督徒

基督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