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餐禮- 給這個世界的所有生命 - 聖事與正教

13
到 了聖餐禮的這個階段,接著便是我們在基督中的升天 了,這裡指的是我們進入祂之中,到達「那個將臨 的世界」。現在,所有事物在基督之中的祭獻,已經給予那 位所有生命的歸屬、所有生命真實的存在,這個升天的時刻已經達到終點了。現在我們已經坐在天國的復活餐桌邊,我們所該祭獻的—我們的食物、我們的生命、我 們自身與這世界—都已經在基督中,並當成基督祭獻上去了(因為基督承擔我們的生命,祂並且就是我們的生命)。現在這些會重新賜予我們,作為禮物的新生命, 所以必定會以食物的形式出現。
「這 是我的身體,這是我的血,你們拿去吃,拿去 喝…」然後世世代代的神學家都提出相同的問題:這怎麼有可能?這是 如何發生的?在這個轉變中到底發生了何 事?究竟是從何時開始?原因為何?看來似乎是沒有令人滿意的答案。是象徵嗎?那象徵又是什麼?是實質嗎?是偶發事件嗎?不過這些理論好像都有一些缺失,因 為在其中,聖事的意義便縮減成時間、實質、因果的範疇,而這都是「這個世界」的範疇。
的 確遺漏了某些事物,因為神學家想著聖事,就忘了聖 禮。就 像一位優秀的科學家,會先把自己所研究的主題離析出來,將它縮減至某個時刻、某個「現象」的表 現,然後再通則演繹到特性,從已知研究到未知,然後給出定義,可是事實上這個答案卻引發更多的問題。不過經由我們的研究發現,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整個聖禮 是聖事的,意思是一個轉變的演示與一個升天的行動。這個升天的行動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帶我們離開「這世界」,讓我們成為那將臨的世界其中一員。在這個世 界中,這個因為宣判基督有罪而使自己也變得有罪的世界,沒有餅也沒有酒可以變成基督的身體和血,沒有一個有關它的部份可以是被「聖化」的。但是教會的聖禮 永遠是一種舉起(anaphora),升起、或是上升。教會在新世紀的天堂執行了它的任務,這時基督已開展祂的死亡、祂的復活與升天,這些在復活節那天, 以贈禮的形式送給教會,作為它的生命,作為它移動的「終點」。在這個基督被釘上十架的世界,祂的身體被擘開,祂的血液流出。所以我們必須離開這世界,我們 必須在基督中上升到天堂,就為了成為那參與將臨世界的一份子。
但 這並不是一個「另外」的世界,不要以為這就與上帝 創造、並給予我們的那個世界有 所不同。這還是與我們的世界是相同的一個,它已經在基督之中成為完美,但 卻尚未在我們之中變得完美。這的確是我們的那個被救贖、被恢復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基督「充滿其中所有的事物」。而既然上帝已將世界創造出來,當作我們的 食物,也把食物作為我們與祂共榮的手段以及在祂之中的生命,那麼我們從上帝那裡接收到了新生命與新的食物,就是基督。祂是我們的餅,因為打從一開始,我們 的飢渴就是針對祂而飢渴,所有我們的餅,也是祂的象徵,這個象徵必須變成現實。
祂 化身成人,並且住在這個世界,祂既吃也喝,這表示 祂所參與的這 個世界,原本是我們的食物的這個世界,現在變成了祂的身體、祂的生命。可是祂的生命完全、 絕對是聖餐的,因為祂的所有生命轉變為與上帝的共榮,祂的所有生命也飛升到了天堂。現在祂要與我們共享這榮耀的生命,「我已經獨自完成的—現在我將之給予 你們:拿去,吃吧。」
我 們在紀念基督的心情之下祭獻我們的餅,因為我們知 道基督就是生命,而因此所有的食物,都必定會帶領我們往祂的方向去。現 在,當我們從祂的手中接過這餅, 我們知道祂已接受所有的生命,將祂自己填滿在所有生命中,讓該發生的事發生:與上帝的共榮、及祂的臨在與愛的聖事。唯有在天堂,我們才能與聖巴西略 (St. Basil)一同宣認:「這餅是我主聖體、這酒是基督寶血的真實呈現。」在這個世界屬於「超自然」的部份,是如同「自然」般的顯現,永遠引導我們走到「那 裡」,並讓我們成為我們該有的樣子,就如同教會在聖禮之中使自己圓滿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基督徒 的頭像
基督徒

基督徒

基督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