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y trinity 天主聖三的教義

天主聖三的教義


John D. Zizioulas

天主聖三的教義:

卡 帕多細亞教父們之貢獻的重要性

原載於Trinitarian Theology Today: Essays on Divine Being and Act, pp. 44-60,

為簡明文意本文略作修改。




如 果在我們的文化中,人的存在裡有真正的位格性這樣的思想,我們是得益於四世紀卡帕多細亞教父們的基督宗教思想。卡帕多細亞教父們發展並留下天主的概念給 我們,天主的存在是自由的愛的共融,這樣的存在才能產生獨特的、無可替代的、獨一無二的身分,那就是在絕對的本體論意義下的真正位格,如此的天主才是人應 該肖似的。與這個真實的、圓滿的位格性人學相比,世上絕沒有更高超、更圓滿的人學了。

整體而言,現代人頗為看重位格性的人學,但現今對位格普遍 廣傳的看法卻與卡帕多細亞教父相去甚遠。今天當我們談及位格人時,大部分人會認為位格指個別的人 (individual),這需要回到奧古斯丁和五世紀的波哀丟斯(Boethius)的說法,他們把位格定義為個別的實體擁有理性和意識。在整個西方思 想史中,有思想、自我意識的個體即為位格的想法使我們的文化認為思想的個體是人學中最高的理念。這不但不是卡帕多細亞教父的思想,反而是相反他們的思想。 在卡帕多細亞教父的思想中我們可以看到真正的位格性不是由於分隔的獨立個體而來的,而是由共融,由與他者的愛和關係而來。惟獨由於愛,自由的愛,不受實體 必然性的限制,才能產生位格性。在天主內確實如此,祂的存有,如同卡帕多細亞教父所理解的,是出於愛的自由行動,是來自聖父自由的、愛的位格而成的行動, 不是來自神聖實體的必然性。對人而言,也是這樣,人被召叫以愛來實踐自由,也自由地實踐愛,如此人自身便能成為天主的肖像。

在我們的時代,有幾 位西方哲學家嘗試糾正在西方把位格當作個人的毛病(參閱J. Macmurray, The Self as Agent, London: Faber & Faber 1957, and Persons in Relation, London: Faber & Faber 1961)。基督宗教與其他宗教的會晤,如佛教,迫使人們重新思考對位格性視為個人性這個傳統觀點。今天,也許是一個最合宜的時機讓我們深入地研究來自第 四世紀卡帕多細亞教父的基督宗教思想成果,其中最重要的,毫無疑問便是卡帕多細亞教父對位格的觀念。

從更廣的意義來看,卡帕多細亞教父對聖三神 學的貢獻有存在主義的意義,它使我們發現一種全人類希望擁有的天主存在的特質,因此也可以說它基本上是一種救恩 論。但我想卡帕多細亞教父針對今日關於天主教義的議題還有一些看法值得討論,我特別提出女性神學所提出的問題,尤其有關對天主名號的運用。根據東方否定神 學的傳統,卡帕多細亞教父們所有論及天主實體和屬性或力量的語言都必然是不足的。但是,在人的語言層面,必須在實體和位格之間作區分。父、子、神這些名號 指出的是位格性的身分,因為這些是惟一指示其位格性身分的名號,所以它們不能被改變。但名號所指示的力量是可以改變的(例如天主是美善的,或大能的),因 為它們是自我們的經驗中引用而來的,常常是不足於用以形容天主。那父、子、神又如何?這些名號也是由經驗中挪用的嗎?在天主的父性和人類的父性之間有沒有 任何類比的可能性?也許有些與父性緊密相連的品德是可以類比的(如創造者、充滿愛和關懷的人等),但是這些都不是位格性的特點 — 它們可以應用於聖三三個位格中,同樣也可以應用於普遍性的物體或力量。父、子、神是位格身分的名稱,藉著這些名稱天主在基督內通傳自我,告訴我們祂的名 稱。聖三語言和天主命名是有很大差別的,從天主性(divinitas)的角度而言,位格身分的名稱不是天主的名字,只是作為位格祂才有的名稱,而且只有 在基督內我們才能認識祂這個名稱,只有在基督內祂才如此向我們顯示,也就是說只有在父子關係內,並透過父子關係,祂被稱為「父」。

因此,從理解 語言的層面而言,實體和位格的區別是非常重要的;同樣重要的是,我們把一個神等同於「父」還是把祂等同於某種物質,如果祂「父」的身分不是終 極位格的身分,只是次等的身分,那麼「父」就不是天主的名字(the name of God),只是某一個關於天主的名字(a name about God),若然是這種情形,它便可以任意被更換,好能更妥善地傳達我們希望傳達的天主的存有。

卡帕多細亞教父們教導了我們,聖三不是學術研究的一 回事,而是位格之間的關係。正因如此,只有藉著聖神,參與聖父與聖子的關係,才能讓我們喊出:阿爸,父 啊。天主聖三在教會中顯露自身,透過教會這個團體,我們成為耶穌基督的父的眾子女。其他的說法只是絆腳石和謬誤。


基督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