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者之路 第四章

朝聖者之路
東正教神聖經典之作


「藉著上帝幫助我齋戒,對上帝深信不移,這對我來說是一件有益的事」
當我又回到神父這裡時,我說:「俄國有句諺語說的很好:『上帝對我們的計畫自有他的安排。』
像我本來應該要在往耶路撒冷去的路上了,但你看現在的情況卻是如此不同,
沒有料想到的事情讓我在這裡又多待了三天,所以我一定要回來告訴你這些事,要徵詢你的意見我才能下定決心。」


事情是這樣的。
我向每個人說了再見,藉上帝的幫忙,我再 度上路了。
走到郊區那裡時卻看到一個我認識的人,他站在那一區最後一棟房子的門口,他曾經和我一樣是一位朝聖者,
但我已有三年沒見過他了,我們互相打了招呼,他並問我要去哪裡。

「是上帝的旨意」,我說,「要我去耶路撒冷。」
「感謝上帝!這裡有一位很好的人可以與你同行。」他說道。
「上帝與你同在,也與他同在,」我說,「但你一定知道我一路上從來沒有和人一起走,我總是一個人獨行的。」
「沒錯,但請聽我說,我覺得這個人一定能配合你,你們完全適合彼此作伴。
你看這裡, 我在這間房子裡做僕人,而這房子主人的父親立誓要去耶路撒冷,
你們一定很容易就能彼此適應,相處的很好。
他是這鎮上的老人而且是個聾子,聾到就算你用喊用叫的他都聽不到,如果要和他說話要寫在紙上,這樣他才會回答你。
所以他絕對不會煩你,也不會和你說話,就算是在家裡他也已經越來越安靜了,如果你肯和他同行會對他有很大的幫助。
他的兒子幫他準備了馬匹和車子,可以載他到Odessa那裡去,到了那兒可以把車子給賣掉。
老父親其實想要用走的,但因為他有一些行李還有一些要帶去主的墳墓那裡的東西,
所以馬匹要一直跟著他,你當然也可以把你的背包放在馬上。
請想一想,我們怎麼能讓一位老人和一匹馬單獨的上路呢?
他們尋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合適的人陪他去,因為大家都要索取很高的價錢,
況且他身上帶著錢,所以他們也不敢讓不認識的人陪他去。
我的弟兄,請你答應吧,一切都會很好的,以榮耀上帝和對鄰居的愛出發,下定決心吧。
我可以做你的擔保,他們一定會高興的說不出話來,他們都 是很好的人,而且我在這裡工作了也已二年了。」

這些談話都是在門口談的,接下來他把我帶到房子裡。
可以清楚看出是很好的房子,這是個良好的家庭,所以我同意了,
帶著上帝的祝福並安排出發的事宜,預計聖誕節後二天做完早課後出發。
生命的旅程中充滿了多少驚奇啊!
上帝以他的聖意指引著我們,有時也推翻我們的計畫,
就像書上寫的:『上帝在我們之內,在我們的意志與行動上發揮其影響力。』」


聽完這些後,神父說:「親愛的弟兄,我感到滿心歡喜,上帝這麼快又這麼意外的安排我們再見,
既然現在有空,我希望你能多留幾天告訴我你那些啟發性的旅程經 驗。
我對你之前所說的已經產生極大的興趣了。」

「我非常樂意,也已經準備好要告訴你了」我回答說。
接著我開始敘述:

我發生過許多事情,有好也有壞,如果全部都說,要花許多的時間,而且其中許多事情我已經忘記了,
因為我只盡力去記住那些能鼓勵我懶散的靈魂禱告的事情,其餘的我幾乎都忘記了,
或許也可以說我試著要忘掉過去,就像St. Paul所說:『忘記過去展望未來,我朝向神的召喚努力邁進。』
我的長老也常提到:在我們心中對抗禱告的力量常常從雙方面向我們進攻,從左也從右。
也就是說,如果敵人不能藉由無聊的思想和邪惡的想法讓我們對抗禱告,
那他們就會讓美好的事情進入我們的腦中來引誘我們,讓我們不知不覺的被誘惑而忘了禱告,
而這是上帝所不允許的,這就是所謂「正當偷竊」的手法,
這讓我們把在靈魂內和上帝的交流給撇開,而轉為和自己的內在交流對話,或用創新的東西讓我們感到滿意。
因此靈性導師教我,在祈禱時即使是最高尚的精神或者有多高尚的想法都不要允許它進入我們的心中,
如果在白天時讓如何改進祈禱的這種想法勝過了真正內心的禱 告,那這就要被視為是我們的損失了,
也可視為對神靈貪婪的一個象徵。
他說這些是至高無上的事實,是初學者最需要的,因為初學者尤其應該花更多的時間在禱告上,
而不是想著要如何過更虔誠的生活。

我們不可能把每件事都忘記,而有些事儘管已經很久沒有想到,但仍可能會深烙在人們腦中,
因為我們記的很清楚,這裡就有個現成的例子,是上帝認為我有資格能和虔誠的家庭在一起享受喜樂的例子。

我在Tobolsk行政區流連時經過一個小鎮,我的麵包所剩無幾,所以我找到一間房子希望能向他們要一些乾糧,
這家人說:「感謝上帝!你來的正是時候,我太太剛好烤好了一些麵包,可以給你一條剛出爐的麵包,
禱告時請不要忘記我。」
我向他道謝之後,把麵包放進背包裡,他的太太在旁邊看著,非常驚訝我的背包已經如此殘破不堪,
便要給我換一個背包。
她拿了一個比較耐用的背包給我,我衷心的謝過她後就繼續上路了。
離開小鎮的路上我走進一間小商店,想向店主人要一點鹽,店主人卻給了我滿滿一包,
我的心靈感到非常愉悅,感謝上帝,儘管我並不值得,上帝卻指引我找到這麼好的人們來幫助我。
我心裡想著:「現在一個禮拜都不必擔心存糧了,願上帝賜福我的靈魂!」


離開這小鎮走了約三哩路,我經過一個貧窮 的小村莊,那兒有一個木造的教堂,我經過時想要進去榮耀上帝,
於是我走進去禱告了一會兒,外面的草地上有兩個穿著很好的小孩正在玩耍,我完成禱告後準備繼續上路,
但沒走幾步路我就聽到有人在大聲叫我:「親愛的乞丐,親愛的乞丐,請等一下。」
原來是剛才再教堂外玩耍的二個小孩,一個男孩一個女孩,
他們邊叫邊向我跑過來並拉著我的手說:「跟我們去找媽媽,她喜歡乞丐」。

「但我不是乞丐,我祇是過路人而已。」我說。
「那你為甚麼帶著一個袋子?」
「這帶子是裝我在路上要吃的麵包。」
「那你還是要來,媽媽會給你一些錢在路上用。」
「但你的母親在哪裡呢?」我問。
「就在樹林後面的那座教堂後面。」
於是他們帶我到一座很漂亮的庭院裡,那中央有一棟屋子,我走了進去,發現裡面非常的乾淨簡單。
屋子的女主人很快的走過來說:「歡迎歡迎!是上帝派你來的吧,你從哪裡來的呢?快請坐下來,親愛的。」
她親自用手幫我把背包拿下來,讓我坐在一張有坐墊且很舒服的椅子上。
「你要吃點甚麼或喝杯茶嗎?你需要些什麼呢?」她問。

「我很感謝你,」我說,「但我已經有一袋子的食物了。
事實上我 雖然也喝茶,但對一個農夫來說我並不很習慣喝茶。
我很感謝您熱誠的歡迎,我認為您的熱心要比您所能招待我的東西還要珍貴,
我會向上帝禱告請他賜福給您,因為您對陌生人是如此的充滿愛心,以福音的精神來招待陌生人。」

在我說話的同時,我強烈的感覺到要再度的收斂我自己,禱告自我心中升起,
我極需平靜與安寧讓我內心升起的禱告之火可以自由發揮,
同樣地,因為隨之而來的感動淚水以及激動的臉部和唇部表情也使我必須要遠離人群。
因此我起身說:「很抱歉我現在必須要離開了,願主耶穌基督與你同在,也與你的孩子們同在。」

「哦!不,上帝不許你離開。
我也不會讓你離開的,我的先生是治安官,他今晚會回來,他一定會很高興見到你的,
他尊敬每一位朝聖者,把他們當作是上帝的派的使者,如果你現在走了他一定會很懊惱,
此外明天是星期天,你要和我們一起禱告一起做早課,並和我們一起享用上帝賜給我們的晚餐。
在神聖的日子我們通常會請約三十位客人,他們全都是篤信耶穌基督的可憐弟兄。
來吧,你都沒有告訴我關於你的事 情,你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我很喜歡和虔誠的人談話。
孩子們,把客人的背包放到裡面的小禮拜堂去,我們的客人今晚要待在那裡。」

我聽她說完後感到非常驚訝,我問我自己我是在跟人說話還是在跟某種鬼魂說話。
所以我留下來了,在那裡等她的丈夫回來。
我簡單向她解釋了我的旅行並告訴她我要往 Irkutsk去。

「那你一定要經過Tobolsk」她問。「我母親是那裡的修道院的修女,她現在是資深的修女(註7)了。
我們會幫你寫 一封信給她,她一定很高興見到你。
許多人都會去找她,並詢問許多關於教會的事情,你剛好也可以幫我們帶一本St. John of the Ladder所寫的書給她,
我們剛剛才依她的要求從莫斯科訂到這本書,這一切都配合的太好了!」

很快的晚餐時間到了,我們都坐下來,另外來了四位女士和我們一起用餐,當第一道菜用完時,
其中一位起身先向聖像鞠躬,然後向我們鞠躬,接著去拿第二道菜然後坐了下來,
然後另外一位也是這樣做,我看到後就問女主人:「我可以冒昧地請問這幾位女士和你的關係嗎?」

「當然,她們都是我的姊妹,這位是我的廚師,這位是車夫的太太,那位是幫我管門的,另一位是我的女僕,
她們都已經結婚了,我家裡現在沒有沒結婚的女孩。」

我越看越驚訝,越聽越感到驚奇,我感謝上帝讓我遇到這些虔誠的人們,我感到想禱告的感覺又從我內心洶湧而起,
我現在非常希望一有機會就一個人獨處,不再拖延禱告,
於是晚餐後我起身向女主人說:「我想晚餐後你一定習慣要休息一下,而我則是習慣要散步一會兒,
所以我想要到庭院裡走一走。」

「不,我不需要休息,」她回答,「我和你一起散步,然後你可以告訴我一些啟發性的事情。
如果你獨自一人散步,孩子們一定會來吵你,一分鐘也不會讓你平靜的,
因為他們非常喜歡乞丐、篤信基督的弟兄還有朝聖者。」

別無選擇之下,我只好和她一起去散步。
為了不讓我自己一直講話,於是我問她:「請告訴我,你已經過了這種虔誠的生活很久了嗎,你是如何開始的呢?」
「如果你願意聽的話,我會全部告訴你的。」她回答道:「我的母親是St. Joasaph的曾孫女,
St. Joasaph的遺體現在安息在Byelgorod。
我們有一棟很大的莊園,其中一邊的房子租給一位不是很富有的紳士,過一陣子後他過世了,留下他懷孕的妻子,
但她也在生產時過世了,只留下了一個貧窮的遺腹子,我母親很同情他並收養了他,一年後我出生了,
我們兩個一起長大,一起讀書,有同樣的導師和教師, 我們就像親兄妹一樣。
又過一陣子,我父親過世了,我母親離開鎮上並帶著我們來這裡,住在她自己的產業上。
等我們長大後,我母親讓我嫁給了她領養的小孩,並把我們安頓在這裡,她自己則去修道院修道了。
她在那裡幫自己建了一個小屋,並給了我們一位母親的祝福,而她的願望就是要我們成為良好的基督徒,熱切的禱告,
最重要的是要實踐上帝的戒律與聖訓,也就是要愛我們的鄰居,要幫助並愛我們的兄弟,以謙遜的心敬畏主,
要教養我們的小孩成為基督徒,對待我們的農奴要像對待我們的兄弟一樣。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這裡住了十年,我們盡力去實踐母親的願望,我們有專給乞丐住的客房,
而現在那裡住了超過十位殘障的或是生病的 人,如果你想的話,我們明天可以去看他們。」


當她說完她的故事之後,我向她詢問那本要我交給她母親,由St John of the Ladder所寫的書在那裡。
她說:「進來裡面吧!我把那本書找出來給你看看。」

當我們正坐下開始讀書時,她丈夫回來了,他一看到我便立刻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
然後帶我到他的房間說:「來吧,我親愛的弟兄,到我的書房並祝福我的房間。
我猜我太太一定一直打擾你,因為她只要一看到朝聖者,不管是男是女,或是看到生病的 人,就會非常高興,
不管白天或晚上,都不會讓他們走的,她一直都是這樣的。
然後我們走進書房,裡面放滿了書,有許多聖像和栩栩如生的十字聖架,福音就放在 旁邊。
我一邊禱告一邊說:「你這裡好像天堂,有主耶穌基督和最聖潔的聖母,還有這些聖人」。
「而那裡」我指著那些書繼續說:「有最神聖、最生動和他們永恆的教誨,
我想你一定常常享受著和他們對話時神聖的感覺。」

「是的,我必須承認我酷愛閱讀。」他回答。
「你這裡有那些書呢?」我問他。
「我有許多宗教類的書。」他回答,「這裡是聖者一整年的生活,
有St. John Chrysostom的作品,Basil the Great和許多其他的神學家和哲學家的作品,
我也收藏了許多卷的講道,是由許多知名的現代傳道者所說,我這個圖書館大約值五百磅呢!」

「那你沒有任何關於禱告的書嗎?」
「有的,我非常喜歡讀關於禱告的書。
這些是關於禱告最新的作品,是彼德堡的一位神父所寫。」
他拿下了一本書,我們便帶著喜樂開始讀。
一會後女主人帶了茶進來了,她的孩子跟在後面並拖著一整籃的餅干和蛋糕,好像我這輩子從沒吃過餅干和蛋糕 一樣。
男主人把書從我手上拿走交給他的夫人說:「現在讓她來唸吧,她唸的非常好聽,而我們就來喝點茶補充一點精神吧。」
所以她開始唸書,我們則在聆聽。
在我聽她唸書的時後,我感到內心的禱告又開始了,聽她唸的越久越感到內心禱告的增長和喜樂,
忽然間我感到眼前有個東西很快地閃過,空中閃過的影像有點像是那位已經去世的長老。
我嚇了一跳,為了要掩飾這個事實。我於是說:「對不起,我一定是睡著了。」
接著我覺得長老的靈魂好像找到方法進入我的靈魂之中,或者是說,為我帶來一現曙光。
我感到腦海中有一種光芒,然後許多關於禱告的想法出現在我的腦海裡,
當我正設法克服這一切,要用我的意志把這些想法暫先擱下時,女主人剛好唸完了那本書,
男主人進一步問我喜不喜歡這本書,於是我們又開始聊天了。
「非常喜歡啊」,我回答,「其中『我們的父』是我們基督徒所有關於禱告的 記載中最高尚,也最珍貴的東西,
因為這是主耶穌基督親自教給我們的;
而且剛才所讀的解釋也非常的好,只是這大部份都是關於基督徒生活一些較積極方面的事,
而在我閱讀有關聖徒的讀物裡我發現一些關於禱告的神奇見解,和一般的比較不同。」

「你讀的是那些神父的見解呢?」
「嗯,像是Maxim the Confessor,Peter the Damascene,和the Philokalia等。」
「那你可還記得?請告訴我們吧。」
「當然。禱告的第一句『我們在天上的父啊』在你剛才讀的書裡被解釋為對我們鄰居兄弟之愛的召喚,
因為我們都是上帝的子民,這是千真萬確的,但神父們有更進一步,更深一層的解釋。
他們認為當我們用這些字禱告時,要設法將我們的心靈提升到 天堂裡去,要到天上的父那裡,
要記住我們在上帝面前的每個時刻。」

「而『你的名是聖的』在你書裡的解釋要我們不隨便用上帝之名,除非帶著敬意,更不要用在虛假的誓言。
但是奧秘的作者則認為這視這種呼喚是虔誠發自內心的,
也就是說,將上帝最神聖的名銘記在我們心中,要遵從這內在自我發起的禱告,尊敬我們所有的感覺和靈魂內的力量。
而『主的國來臨』這句話也就因此解釋為願內在的平和、安寧以及精神上的喜樂來到我們心中。
在您的書中關於『賞賜我們今日的食糧』則告訴我們要祈求我們身體每日所需的食物,不能更進一步的要求,
就算有更進一層的要求也只是為了幫助自己和幫助鄰居所需。
另一方面Maxim the Confessor則認為,「日用的食糧」是指能讓我們的靈魂溫飽的天堂的食糧,也就是指上帝的話,
讓你的靈魂和上帝合而為一,我們的思想在主之內不停的在內心禱告。」

「是這樣的啊,但要達成內在的精神禱告是一件很大的事,而且對一般世俗之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他說,
「我們一般人若能不懈怠的禱告就已經很幸運了。」

「別這樣想。」我說「如果這件事是不可能或太難達成,上帝是不會要我們做的,
上帝的力量在我們的弱點中更顯完美,神父們藉由他們的經驗提供我們好方法讓我們能輕易的做到。
當然,對隱士們而言,神父則提供比較特別和較高深的方法,
但對一 般世俗之人而言,他們提供了我們真正能讓我們達到內在禱告的方法。」

「我從沒看過這一類的書。」他說。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讓我讀一 段The Philokalia給你聽嗎?」我問他,並拿起我的書本。
我翻到Peter the Damascene的那一章第三部份第48頁唸道:
『「人必須學習隨時呼喚上帝之名,甚至要超過自己呼吸的頻率,也就是說隨時隨地,不管在任何地方,
不管任何職業都一樣。」
使徒行傳中提到,「要不停的禱告」,就是指要隨時想起上帝,不管何時何地或何種情況。
如果你正在製造什麼東西,你一定要想到創造出這一切的造物者是誰;
如果你看到光,你一定要想到這道光是誰給予的,
如果你看到天看到地或看到海和所有在這些東西之內的事物,你定要感到驚奇,並讚美這一切,
要想到是誰創造了這一切;
若你在穿衣服,你要想到這衣服是誰賜給你的禮物,要感謝他提供你生活中這些東西。
簡單的說,不管你做什麼事都要想到並讚美主,你要不停的祈禱,這樣在你的靈魂內便會隨時充滿喜樂。』
這樣你應該可以知道了,只要是懷著人性情感的人,都能夠用這麼簡單的方式做到不停的禱告。」

這對夫婦對我所說的話感到十分高興,男主人擁抱著我,並一再感謝我,
他看一看我的Philokalia 說道:「我一定要去買一本來讀,我要馬上從彼德堡買一本來,
不過為了要記得剛才你所講的,我現在要把你剛才唸給我聽的抄下來。」
接著他就把那一段給寫下來了。
他的字跡非常的美,他大聲的說:「唉,我真是的!我這裡不就有Damascene的畫像嗎?」(可能是指St. John Damascene)
他拿起一個畫框,把他剛才寫的放到畫框的玻璃後,組裝好後便把這個框放到Damascene的畫像下面,兩個放在一起,
他說:「看啊!聖人的教誨就活生生的放在聖人的畫像下,這就會常常提醒我要隨時實踐他們的忠告。」

接著我們一起晚餐,和先前一樣,家裡所有的人,包括男人和女人都和我們一起用餐,這是多麼平靜與祥和的一餐啊!
晚飯後,所有人包括小孩子們在一起做了很久的禱告,然後他們要求我唸「Acathist to Jesus the Heart's Delight」給他們聽,
唸完後僕人們便就寢了,我們則獨自坐在房間裡,而女主人拿了一件白上衣和一雙襪子給我,
我向她彎腰致謝並告訴她:「這襪子我不能拿,因為我從來沒有穿過襪子,也已經很習慣穿粗麻布了(註9)」
她聽了後急忙離開,然後拿了薄薄的黃色的長袍回來,並把它剪成兩雙粗麻布,
同時她的先生也說:「你看我們可憐的弟兄鞋子也都快穿破了!」
並把他穿在靴子外很大的新鞋子(註10)帶來給我,然後他叫我到另一個空房間換上上衣。
我照著做了;
等我回來之後,他們讓我坐在椅子上,並幫我穿上新鞋子;
他幫我的腿和腳穿上粗麻布,他的太太則幫我穿上鞋子。
起先我不讓他們這樣做,但他們請我坐下來並且說道:「請安靜地坐著。過去基督曾經清洗他門徒的腳。」
所以我沒辦法只好聽從他們的意思,但是我哭了,他們也是。
之後夫人就和孩子們一同就寢了,我則和她的先生到庭院的涼亭裡待了一會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基督徒 的頭像
基督徒

基督徒

基督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