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靜觀是單純的,不能憑認知或想像獲致

我己稍微描述了靜觀牽涉些什麼,現在要進一步,就我所知的討論它,好使你能安全正確地去做。

這工作並不要求很多時間,在這點上雖見仁見智看法不一,但實際上所花的時間,只是你能想像的短短一刹那,
不過這瞬間關係重大;
原來對這短短時分,寫著: 「你須對生命的全部時間負責。」
這點正確無誤,因為意志,你主要精神生活的官能,只需這短促的刹那走向它所願望的物件。


假如你賴聖寵恢復了人原始的完整,你便可以沒有偏差地,在各種激蕩中完全自主地,飛向唯一美善、眾望所歸的上主。
原來上主按自己的肖像創造了我們,造我們相似於祂。
而且祂在降生時,空虛了祂的神性,成了和我們相似的人。
只有上主,單單祂就能滿全我們心神的饑渴,救恩使我們的心神足以在愛中擁有上主。
憑弱小的悟性,人和天使都不能容納的上主,卻能憑愛去把握。


我們要試著瞭解,有理性的人和天使,賦有兩項主要官能:一種是認知,另一種是愛。
人和天使都不能憑認知而完全瞭解自身即根本而非受造的上主;
但兩者都能夠以不同方式,憑著愛完整地把握上主。
一個有愛心的人,憑著愛,而能擁有上主——祂的本性本體充塞天地,也超越整個創化,這實在是愛的永恆奇跡。
任何蒙受恩寵能賞識這話的人,願他把我的話深記在心:經驗這愛,便是永生的喜樂;失落這愛,便是永遠的折磨。


誰仰賴恩寵之助便能意識到意志的趨向,試著把意願導向上主的,必將品嘗一種來自天上的喜悅,在現世已能如此。
在來世必然能完全品嘗。
現在你瞭解我為什麼鼓勵你做這心神的工作了吧?
假如人未曾墮落,這麼做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原來人生來是為著愛,其它一切事物則是為實現愛而被造的。
不過,靜觀也將治癒受了創傷的人。
不作靜觀的人必離上主越來越遠而深陷於罪中;恒心作靜觀的人,必逐步離棄罪,和上主更接近。


為此,注意你怎樣善用時間和方式。
任何東西都不如時間寶貴。
只要想,瞬間即能賺得或失落天堂,便可知時間的重要。
上主——時間的主宰,從不給予未來,祂只一分一秒地給予現時。
這是受違世界的定律,上主不會作自相矛盾的事。
時間是為人而存有的,並非人為時間而存有。
上主,大自然之主,不會忽視須在時間中作出一個又一個抉擇的人。
為此,人也不能在最後審判時向上主申辯說:「我本來只能生活在現時,禰卻用未來壓蓋了我。


我想像你現在正失意地自言自語:「我該怎麼辦?如果他說的是真話,我要怎麼彌補過去呢?
我已活了二十五年,直至目前,我幾乎全不理會時間是什麼。
更糟的是, 即使我願意,我也無法補救了,因為按他所說,這項工作按照自然,甚至靠普通恩寵也辦不到。
再說,我明明知道在未來,不是由於我的軟弱,就是由於我的懶惰,我大概不會比過去更能專心善用現時。
我對自己完全失望了。請因著耶穌的聖愛,幫助我吧!」

你說的好,「因著耶穌的聖愛」。
因為在祂的聖愛中,你將獲得幫助。
一切在愛中得以分享,如果你愛耶穌,祂的一切都成了你的。
因祂是上主,所以祂是時間的創始者和分施者;
因祂也是人,所以祂知道宰制時間。
是人又是上主的祂,是審判人怎樣善用時間最適宜的裁判。
為此,在信與愛中緊緊和耶穌聯繫吧;
你既屬於祂,便能分享祂所有的一切,進入祂的朋友群中吧,這是諸聖的共融團體,他們都將是你的朋友。
那就是始終充滿聖寵的童貞聖母,是不能浪費時間的天使們,是因著耶穌的恩寵,
善用每一分鐘不斷地愛天上或地上的一切聖人。
如今你看到了力量的源頭。
瞭解我說的話,好自振作。
記得,我特別囑咐你一件事:除非仰賴聖寵幫助,盡其所能善用時間,
否則不能自謝是耶穌、聖母、天使、聖人們的真實友伴。
原來友伴應盡其所能——即使微不足道,提供力量給所屬團體,以增強夥伴的陣容,正如夥伴也支持他一樣。


為此,行靜觀不該疏忽。
珍視它對你心靈發生的美妙效果。
真靜觀是一種向上主自然湧起的渴慕,宛如從柴火中突然爆出的火星一樣。
從慣于靜觀生活者的心靈,所爆出的大量渴慕心願是驚人的。
即使在許多願望中,只有一個完全沒有受造物的牽掛,或是這願望在朝向上主之前,
由於人性的軟弱,還自覺因著懷念某某受造物或牽掛日常生活上的事而分心。
不過,這不要緊,並無害處,這樣的人可以很快地回復到深沉收斂。


現在讓我們談談靜觀生活和它的贗品(假靜觀》——做白日夢、幻想、高深的冥想——之間的差異。
假靜觀肇始於狂妄、好奇、浪漫的頭腦;然而,油然而生的愛的振奮卻從謙誠的心田湧出。
要專心致志地作靜觀工作,應密切監察驕傲、好奇和白日夢。
有人聽人說起靜觀,以為這項工作大概可以憑自身的才能和努力做到,
於是強用頭腦和想像,裝出一種既不合人情,也不屬靈的作為。
這樣的人確確實實足危險地被愚弄了;除非上主用奇跡來干預糾正他,叫他謙虛接受指導,
否則我深怕他會陷於精神歧途或墮入邪魔設的圈套,陷於心靈大錯,而冒永遠失落身靈的危險。
為此,作靜觀工作時,必須注意切勿在頭腦及想像上勉強拖勁,那是絕對不會成功的;相反的,要讓這些官能安寧。


我用了「晦暗」及「去」兩個詞,不要認定我指的是你在天空中所見的雲,或屋內燭光熄滅時的那種黑暗;
不然的話,你會在想像裡繪出夏天太陽透過烏雲密佈的天空,或一道照亮陰沉沉嚴冬的皓光。
這絕不是我想說的,不要這樣想入非非。
我所說的黑暗是指不可理解。
當你無法理解一件事,或你忘掉一件事時,你的視線看這件事豈非感到黑暗?
這就是心神的眼看不見什麼。
就像這樣,我不說有朵「雲」,而說有朵「不知之雲」。
原來,在你與上主之間,隔著一片無法理解的黑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基督徒 的頭像
基督徒

基督徒

基督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