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之名禱告(心禱)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著 translated by Pelagia

耶穌基督憐憫我!!

我想起來了, 當我問我的屬靈的父親:「 最好是說憐憫 “我們”嗎?」因為我不喜歡說 “ 我” 。
他微笑著說:「如果您喜歡的話, 你是可以這樣說, 但是我不建議你這樣做;說成 “ 我”比較好 。」
神父又說:「但我現在無法解釋給你聽(他知道我在屬靈上還不夠成熟) 。」
當時我是在 athos山, 那裡還有2 個弟兄,我們收到一封信要求為某人祈禱,
然後他們建議我應該祈禱 “ 耶穌基督憐憫 “某某” 先生。
但我記得屬靈父親的話,所以我拒絕他們。
他們則說下次我們去見神父,後來我們要求神父告訴我們原因。
他說:「 好,如果你們真的想瞭解,你可以繼續說憐憫"我" 因為 其 “ 我”!!! 在教會裡面我們是同一個身體的!
其他的肢體就是 “我”!!!!我聽了覺得很震驚!!! 對我來說真是一個重大的發現。
我們不是居住在分裂和分離的世界, 而是合一的!!!
這才是教會,對於心禱則有極大的幫助。

我記得有許多次我屬靈父親在祈禱時他的身體能 “感受到”為其他人的痛苦。
並且他有時將痛苦承擔下來,他曾經經歷他人身上的痛苦。
耶穌給他力量能夠承受此種狀況, 還有耶穌讓我的屬靈父親感受到心禱,並容許這些痛在他身上發生,
有時他會感到稍許痛, 因此感到幸福因為能夠分擔他人痛苦與親身體驗。

不僅是人運用神的名動物也反映出神的名。
曾經他告訴我如何可以和老鷹作朋友。
他告訴了我首先拿些肉但不要與老鷹太接近。老鷹會看見。然後我們將以耶 穌之名禱告。
耶穌的名字將會得到老鷹認可,並且我們將逐漸變成朋友。
(雖然我從未嘗試過。
但我知道動物有識別聖徒的能力, 他們能感受到神的榮耀,有些人有這樣的特質,
如同他們在天上做了,就如亞當為這些動物取名字。

深奧的神學禱告

心靈之禱不是要我們不斷重覆祈禱文,(東方宗教用常用一些詞彙來覆頌)表達教會神學中的一種,
當我們稱呼耶穌, 我們知道他是誰。
神的兒子,完美的人當我們稱呼上帝, 我們知道他是我們神, 我們知道怎麼與他連結, 藉由聖禮的能量藉由聖靈,
我們承認我們是罪人, 我們盼望救贖來到能與神合而為一。
乞求 “憐憫我這罪人” 我們認清自己是罪人, 意味著我們是 “病人”, 教會是醫院 “ 耶穌是我們的醫治者”。
許多美好的禱告呼喊耶穌之名` 祂是我們的 “靈魂和身體的醫治者” 我認其他基督教徒特別是新教徒常為此事而禱告。
我們大膽乞求耶穌的憐憫, 因為我們知道祂愛我們。
不是因為我們該得的, 不是因為我們是好的, 但因為 “ 祂”就是愛。

上帝從未惱怒只因我們的罪性。
祂與我們不同, 我們喜愛好的人事物我們恨惡不好的人事物。
希臘哲學家的 “想法”也是這樣,美好事物自然會吸引我們。上帝同樣愛好恨惡。
與人合好只有一種方法(也沒有2 種方式,不是像我們, 如果2 個人爭吵, 他們需要某人來調解) 上帝成為我們的朋友,
上帝未曾改變過,祂總是愛著我們。

耶穌禱告從未有浪漫過單獨行動,某些人也許認為, 人最好是單獨留在和平無紛爭之處,
遠離人的誘惑(像是在教會、 擁擠之處、 說閒話……等等。)
但這是錯誤的。
我們從未單獨禱告,我們總是以教會的成員來禱告,也沒有單獨救贖。
當我祈禱, 我參與教會中的禱告, 對永恆的耶穌 “ 交談” 因為他是教會的頭 “代言”教會並與天父同在。

綜合化多任務處理器的人腦

當我去第一次 athos山, 我看見了修士在禮儀期間。
他們坐著頭輕微地低下,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們在打盹,因為教會的禮儀時間冏長至少長達數小時。
我必須承認其實我也常睡著,但事後我瞭解。他們以耶穌之名禱告,同時間專注教會禮儀。
是不是很奇怪呢?
做一件事的同時,專注意教會禮儀、詩歌….. 等,是非常困難的。
以耶穌之名禱告時同時做2 件事,聆聽教會禮儀不但不難還更加容易!!!
頭腦變得非常敏銳、、超強理解力,, 更容易察覺出有些頌讀者錯誤。可以強烈的專注,真是令人如此驚奇!!!!

不僅這。
我遇見了一些能與您談話同時間他們的頭腦也在祈禱!!! 我屬靈的父親也有這樣的恩賜。
他與人談話的言詞溫柔令人感到愉悅。
這是因為神開創我們有能力與祂“連結”向上帝祈禱是最高深的腦部運動!!!!
我們失去了這項恩賜,事實上是我們已經遺忘了如何與神連結!!! 我們不知道甚而懷疑它的存在!!!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覺得一心兩用是很難的事,向神祈禱時也能同時專注思考在別的事情。

每天技巧性的自我提醒這現實世界。
電腦是多功能執行機器, 同時可以執行許多程式。
我們手機也是一樣. 可以在不同區域接收或傳出訊息亦可上網……等, 每刻都是機動性的。
但我強調: 這種情況是來自上帝禮物。我們無法迫使上帝賜予我們此恩賜。
我們絕對不可以要求上帝賜予我們有行神蹟和禱告的恩典。
這表示我們非常驕傲且非常不成熟。我們 必須嘗試實踐!實踐祈禱!
最終結果會則是來自上帝所給予的禮物,最偉大事是成為教會活的肢體。

我們是新手,只是心禱的初學者, 我們也許意識到, 某事發生在我們的內心世界: 承認我們的罪卻越來越難!!!
我們意識到, 罪是不好的, 如果我們犯罪 我們的內心感覺像 “燃燒” 像是某人在我們裡面.... 但我們卻感到無比的愉快。
但是絕望的思考、缺乏自信心、有不同的恐懼、 記憶消失、自覺逐漸衰老將消失。

我知道某人想自殺, 某些神父建議他們透過耶穌之名禱告。
他不喜歡這種想法, 他認為這類型的禱告是為某些修士而設計的,會把某人的個性給毀了,他還嘲笑神父。
但他開始實踐心禱,想在死亡之前把自己的個性給毀了。
在一個星期後他發覺不為自我感到抱歉,平安在他的心中。他再也不想死。
令人驚訝的是他設法想再製造痛苦思緒, 但就是沒有辦法。平安就在他的心中。
非常驚奇他去找那位神父。
他問神父:「在我身上到底發生什麼事? 為什麼我不會感到哀痛? 這是什麼樣的平安?」
神父告訴他, 這是你以耶穌之名禱告的結果,
鼓勵他繼續禱告並給他一本書 “朝聖者之路”(The way of a pilgrim)這個人以後找更多此類的書籍,
他現在是也一位修士。

我記得另一位聖徒Efrem 神父告訴我在 athos山 一群人來見他在他們中間有一位是高等法院的法官,
他對基督教完全不了解,
但Efrem 神父有神的恩賜,他能看出您的來歷,神父看出他心地非常善良且正直。
神父請他向耶穌祈禱。
法官說:「抱歉神父我是非常繁忙的,我沒有時間。」
但Efrem 神父請問他每天早晨醒來之後的作息時間。
這位法官說:「我醒來就去洗手間、刮鬍子、洗澡然後喝杯咖啡(希臘人不喜歡吃早餐)然後我就去法院上班。」
神父則對他說:「你能在刮鬍子和淋浴的時間說幾次耶穌基督憐憫我嗎?」
Efrem 神父問他:「這對你來說很困難的嗎? 」
–法官回答:「不會的似乎很容易,我將會試試看。」
Efrem 神父又說:「在您開始您在法院工作之前對神祁禱:說幫助我今天判案公正而不要有判斷錯誤?」
法官回答:「好的這我可以答應你。」
過了六個月以後這個人再來看神父,現在他看起來比較不一樣。
他告訴神父發生什麼事, 在這幾個月的禱告,禱告的力量好像自動地臨到他身上,有平安在他的心裡,
現在他想知道更多關於耶穌的事情,淚水在他的眼裡閃爍著。

對於一個有心尋求主的人這就是禱告所產生的力量!!!!
但這也是Efrem神父默默的為他祈禱, 給他神的恩典。
不要驚訝!聽到我說聖徒也能給其他人恩典。
記住在聖經使徒保羅也做同樣的事, 保羅說我在屬靈的事上誕生您... 。

我再分享另一件事,神父問一些人如何會用非常深奧的方式禱告,有些人則回答他:是邪魔教他的!!!
他們問:「怎麼會這樣呢? 這是不可能的!」 事實上是有可能的,
神父說:由於這個人工作的因素,他有時必須去鎮外的某個地方,他必須通過公墓,
而且有謠傳說邪魔夜間會出現在公墓,他非常害怕但他必須經過公墓,
他就非常深入地禱告非常強烈太強烈遵行且專注在禱告詞,強烈到禱告黏附在他的心而且開始自動地覆頌起來!

聖徒 Nikodimus 認為, 甚至動物也可以使用耶穌之名禱告。
他說有一次 一個神父有一隻鸚鵡,那隻鸚鵡記住了禱告詞,因為他的主人常常說:「耶穌基督憐憫我」
有一次它從籠子逃脫了,因為這隻鸚鵡沒有飛行經驗也沒有警覺心,它不小心被老鷹發現了,老鷹攻擊它並且捉住它,
鸚鵡無法掙脫又不能自救,它就大叫耶穌基督憐憫我!!!
這是它唯一能自我表達的方式,對著鷹大叫,然後一股無形的力量推擠了鷹, 鷹非常害怕放開鸚鵡, 鸚鵡就逃過一劫!!!
這就是神名字的力量。(Kallistos 主教寫)

我的屬靈父親告訴我有時候在Athos 山,他傾聽神奇聲音重覆耶穌之名的禱告。
沒人那裡在!!!! 有些中國人會說: 「鬼魂!!!」
但我們記得耶穌說, 當他進入對耶路撒冷法利賽人 為什麼人們稱讚他 “和散那”
他說那如果人們沉默, 石頭將讚美主。
可能是我的屬靈父親能聽到讚美主的聲音。
並且不要忘記羅馬書 8:22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

禱告的果子

如果我們開始實踐心靈之禱, 許多祝福將來。我將一一指出
‧ 耶穌的` 名字', 將保護我們對抗困難的罪
‧ 我們將是有效的在我們的工作的,我們的頭腦將是更加鋒利的和更聚焦了
‧ 我們從壞習慣的恐懼中獲得釋放
‧ 和安將是在我們的心裡, 和安平將逐漸增加。即使一些哀傷的事發生, 但在內在心仍然有平安
‧ 我們對上帝將會越來越 “渴求” 更加願意去教會, 喜歡研讀聖經……等
‧ 為對其他人將更加親切、 更加禮貌、更多憐憫心
‧ 有的時候愛神的淚水自然會流出
‧ 我們將會瞭解福音書的更深層含意
‧ 某些人也許有一些不凡的知識或異像。也許他們知道誰來臨(在他來之前), 或知道某人的想法, 甚至行奇蹟。
我們絕不可以要求神給我們這樣的恩賜。
如果真的發生這些神蹟, 我們不能立即接受, 但我們要問屬靈父親,因為他們了解那些屬靈的事情,聽他的忠告和祝福。
這意味著我們是謙卑的。如果我們不謙卑,神禮物將危害我們和其他的人。
即使我們接受從神而來的恩典, 我們必須知道這不是我們榮耀主的主要目標(我的意思不需要特別為此事來祈禱等。)
這些恩典是是上帝給的禮物。
的確然後我們必須祈禱更深入,因為我們開始知道神更加接近我們,
不能只注意我們所得到恩典(禮物), 而是造物者(送禮者)
‧ 某個時候我們看光在我們裡面。這異像是來自神。
2 位使徒看見了耶穌, 因為他是真實地並且充滿光在登上塔伯爾山, 當他變相時。
這光不是屬世的,也不是從太陽而來,這是神的能量, 這光是 ”屬神部分”與所羅門王的光是一樣的,
與摩西面孔上的光是同樣的光。
這光是呈現神的王國、天堂光和地獄的火。

如果以耶穌之名禱告,在他的心裡必須發現人不是單一的個體,
人的存在牽連著整個受造界,點燃他的對全世界愛的延續性。
為全世界禱告和犧牲奉獻的表達,我們 的心好似被愛的烈火熊熊燃燒且充滿愛。
然而人必須跨越只以自我思想為中心的侷限,並走出只有利己的愛,從愛的出發點來感受他人的需要及痛苦。
他以最謙卑的態度過生活,有基督般的胸襟,有基督的極度痛苦在客西馬尼,他為全世界啜泣。
在許多聖徒生活中我們看他們有悲天憫人的胸懷為所有受造物感到哀痛,甚至為惡魔犧牲禱告,
看見神父在人所看不見的地方有所作為,被稱為忠誠的教士,這種用內心思想的禱告又稱為屬靈重建。
(摘自:The person in orthodox church正教會裡的人 Hierotheos 主教所著)

心禱就像教會禮儀行在我們心中裡面,教堂是我們的身體,並且祭壇是我們的心臟和 “ 話語” 的神、 神的兒子,
在我們的心中呼喊著耶穌的名字, 因祂是我們代罪的羔羊(聖徒Maximos 懺悔者)
從洗禮和受膏接受祭司職位,我們都是屬神的祭司,但又與教會受膏的祭司是有所不同的,
當我們用心靈之禱時,就像在我們的心裡行禮儀。

我誠懇的鼓勵所有開始實踐心禱的人,因為我們將會遇到有許多問題,我們需要資源。
希望不要犯同樣的錯誤,做出違背聖經的事,當我們買聖經並且認為我 們瞭解箇中的道理,
但是有權利瞭解我們所屬教會對聖經的認知,與禱告的認知是相同的。
我們必須向虔誠的信徒學習,那裡有困難、那裡出差錯、 那裡有誘惑。
並且祈禱許多書關於耶穌禱告的書將被翻譯成用中文,而且有更多的中國聖徒在未來將會教導我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基督徒 的頭像
基督徒

基督徒

基督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