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charist 感恩聖事 (第九章)

8

「當我們墮落時,檷使我們復起…」唯有現在,唯有從感恩帶領我們進入 的、屬於上帝、人、世界知識的高度,我們才得以聽聞兩件該要表達的事—每次經歷 聖餐的罪與救贖奧秘時給予我們的雙重啟示,就在它們完全的深度與力量中。

為 何是「唯有現在」?因為對於基督教固有的人類最高綱領主義(anthropological maximalism),就是我們剛剛談過的,對於人類神聖高度、本質、呼召的肯定—表面上看來虔誠,但骨子裡卻被不折不扣的異端人類學低限主義所代替, 甚至也潛入了信徒和虔誠人士的意識中。說這是異端,是因為在其假裝的謙遜裡,包藏的卻是相當野蠻的罪與邪惡常態化作為。實際上,在我們尋常的、每一天不冷 不熱的「宗教熱忱」中,我們不是把罪惡視為正常事,很容易從我們天性中的軟弱與不完美中出現嗎?而相反的,完美與神聖,是我們視為某種「超乎自然」的事物 嗎?而聖餐禮的每句詞語、每個行動,都在告訴我們這種正常化行為的存在!罪惡的正常化,把人降級到最軟弱的創造物層次,而在人的軟弱中,最不負責任的一 項,直截了當得說就是對上帝的詆毀。這件事顯示出罪不只從上帝那裡墮落,也從人本身、從他純真的本質,從上帝召喚他的「高層呼喚的榮譽」中墮落。

即 使在「當他墮落」的這種表達裡面,都已假設從這個墮落的高度墜下的經驗。這個墮落如此恐怖是因為它完全不是上帝創造出來的事物,對於上帝「為了榮 耀與光榮」而揀選出來並把他放置在「祂的創作品上方」的人而言,完全不是一項自然的體驗。因為教會知道這個高度,因為它的整個生命就是由恩典充滿的復歸體 驗,回到這個高度的體驗,往這一處飛升,教會知道罪的深淵與力量。但是這個知識遠不同於那些輕率的、理性的、不著邊際的詮釋,這裡的致命錯誤出現在所有這 些說法不論用何種方式,通通給予了罪一個「法定高度」,以哲學術語來說,使罪變成一個牢固基礎上的現象(phaenomenon bene fundatum)。在這些詮釋當中,罪不再是一種墮落,當用「客觀的」、因果循環的關係去考量,罪就變成「合法的」、「正常的」,從此不再被視為罪,而 是罪的克服,被視為某件超越「規範」的事物。但對教會而言,以它的經驗與信心來看,罪與邪惡完完全全是一項奧秘,因為罪沒有、也不可能擁有它自己的存在 (因為每件存在的事物都是出於上帝,因此都是「好的」),是一種人類可以依照自己的自由本質、自由選擇作為一件「好」事的東西。邪惡,根據一位早期教父的 說法,是「未種下的草」。但是儘管它沒有被種下,不是被上帝創造,它卻擁有毀滅的力量,所以整個世界可以說是「伏在那惡者手下」(約翰一書5:19)。

以 基督教信仰無法解釋這件奧秘,因為在我們墮落且狡猾的理性範圍中,解釋將無可避免地成為辯解,就像可能是最普遍卻最無可救藥的錯誤說法:「了解就 是寬恕」一樣。但要了解罪或是為它辯解都沒有可能。而教會在不解釋它的同時便去裁決罪,用這個詞語最原始、影響最深遠的意義來說,就是「宣判」罪的罪過。 也唯有教會把罪當成罪、惡當成惡來處理,達到它們不可解釋、難以對付的極限,因此也是它恐怖、不存在、無法去除的屬性由來。

當 這個判決 完成後又如何呢?對這個本質上格外重要的問題,也完全了解博學的「罪惡問題」詮釋家實在聽不進去,我們的答案是:第一項也是最重要的,教 會以它的感恩來判決罪。當一個人從他賴以為生的「歌頌、讚美、頌揚、致上感謝與崇拜」中墮落而去,教會經由感恩,就能辨識出罪的「重要本質」,即罪的根源 是來自不存感激,因為人類,以及在人類之中的所有被造物都知道上帝並與祂交融。不致上感謝以及驕傲的驅動力,是所有屬靈生活(「藝術中的藝術」)的導師會 毫無例外判定為有罪的事,使人遠離上帝。可能只有花心思利用「精神的洞察」才能分辨出來的這個驕傲最微渺的精神本質,就存在於以下事實當中:在反對所有其 他歸因於墮落的原因中,只有它不是自下而來而是自上而來:它不是來自不完美而是來自完成,不是來自不足而是來自贈禮的過剩,不是來自軟弱而是來自力量。換 句話說,它不是來自不可解釋的,不知根源的「罪」,而是來自神聖的被造物與人類之「好」中的慫恿與誘惑。驕傲作為不知感激,相反於感恩,是因為它出於感恩 的同一源頭!它是對相同的贈禮的另一個、相反的答案,它是出於同一件贈禮的誘惑。

我 們知道,所有隨著與罪奮鬥的路徑而行的人們,根據他 們的見證,誘惑還不是罪。基督自己也被誘惑,而且是被祂自己擁有的事物所誘惑:力量、權柄、神 蹟異能。事實上對於上帝依自己神聖形象創造出來的人來說,祂所給予的每件禮物都是一個誘惑。而最重要的禮物是祂的我,是祂絕對獨特、永恆、不可複製也不可 分裂的個性,使每個人像「創造物的國王」一樣。誘惑即內建於個性當中,因為在所有被造物裡,只有人類蒙上帝之召要去愛自己,也就是要意識到他神聖的贈禮, 以及他的我這個奇蹟。只有藉著他對自己的這份愛,人類才得以理解上帝是他生命的生命,是絕對被渴望的檷,在裡面他會找到自己、找到自己的圓滿、快樂、他的 人性的我,是由上帝的形象被創造出來,而上帝是愛。這個屬於人的個性是對自己的愛,因此也就是對上帝的愛,因為是對上帝的愛,因此也就是對自己的愛,是一 種領悟到自己接受了作為知識的神聖贈禮,承載了飛升到生命圓滿境界的贈禮。而會把這對自己的愛(love for himself)轉變為愛自己(love of oneself)與自私(self-love),是人與生俱來的秉性,裡面就帶有驕傲的本質。不,人不是被「罪」誘惑,而是被他自己、被自己的神聖形象, 被自己的我所具備的神聖奇蹟而誘惑。他聽到蛇悄悄說「你會像神一樣」的話不是從外面而來,而是發自內心、在祝福滿溢的天堂裡,然後希望在自己裡面並為了自 己擁有生命。他希望把上帝的禮物當成自己的:「我看看美麗的園子,而我的心被欺瞞…」(克里特的聖安德烈聖頌典二之一號聖頌Canon of St Andrew of Crete, ode 2, 1)

人 的墮落發生在這裡,在這個高度,而且從這個高度:「你會像神一樣」。但是這些話 是從上帝那裡偷來的!上帝創造我們而且要我們進入祂「美好的光 中」,這樣我們就可以變得「像神一樣」,然後擁有豐富的生命。那麼是什麼把這些話變成謊言、變成墮落的開始,變成罪的源頭、腐化與死亡?答案就在聖餐禮當 中,就在帶領我們重返天國寶座的感恩中,讓我們得見上帝的面容、祂的創造物、天堂、塵世,以及祂榮耀的成就。聖餐禮不是用定義來回答,而是用它的光與力 量。因為聖餐禮就是一種可以把慾望和滿足、愛與擁有轉變成生命的力量,使世上由上帝給予我們的每件事得以成就,成為屬於上帝的知識以及與祂的共融。因此只 有感恩可以宣判,或說是去曝露罪,證明它是墮落而遠離感恩的愛,即為不知感恩。上帝是愛,依上帝的形象創造出來的人,是不能停止成為愛的。即使在不知感恩 當中,他依然會持續作為這種相同的愛,他還是「仰慕」所有相同的贈禮。但是這是一種停止成為感恩的愛,也就是說,屬於生命贈禮的知識以及生命中的每件事不 只是上帝的,來自上帝,還是上帝對人類之愛的彰顯,是對人類的呼召,要去轉變所有的贈禮以及生命本身,成為神聖生命的參與,轉變成屬於上帝的知識。

生 命在自身當中…但是只有父「是生命的源頭」(約翰福音5:26),只有上帝是生命,因此祂是任何生命的生命。墮落的恐怖與終結就在此:在自己裡面 渴望生命,而為了自己,人類自生命中墮落。經由罪,「死入了世界」 (羅馬書5:12),而世界變成「黑暗與死亡的陰影」。沒有經過感恩轉化為「不朽的食物」,變成生命的共融,它會變成與死亡的共融,以及對這世界的眷愛。 沒有被感恩轉化為屬於上帝的知識,它會變成昏暗而自我吞噬的「肉體的私慾,眼目的私慾和今生的驕傲」(約翰一書2:16)。沙特(Jean-Paul Sartre)在提出以下見解時:「人類就是欲望,但卻是一種無用的慾望。」當然不會知道在人的墮落中,在人的原罪中發生了何事。而在這些事件裡,世界因 為不再是感恩的聖事而死去,生命也變得奄奄一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基督徒 的頭像
基督徒

基督徒

基督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