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教教父教理論述大綱 Outline of Orthodox Patristic Dogmatics

第二章 三位一體

 8. 強加Filioque教義於正典的政治性緣由

在西方教義之所以整個籠罩在Filioque的陰影下,不只來自於聖奧古斯丁的假設性前提, 就更大的幅度說來,還是法蘭克-拉丁人與法蘭克-日爾曼 人之間(也就是現在所說的法國人和德國人),以及法蘭克-拉丁人與希臘人之間的政治鬥爭產物。法蘭克人堅稱Filioque,是為了向斯拉夫人和拉丁人證 明希臘人是異端份子,應該與他們切斷關係,並將其視為敵人。法蘭克人在義大利建立了至高的軍權,並抬高教宗與主教的地位,強迫人民接受此一觀點,而受他們 抬舉的神職人員,不是親法派就是已經接納法蘭西的神學教義。這就是為何對今日的希臘人,包括對一些法國人而言,義大利人雖然來自南部拉丁區,卻與希臘人一 起共享羅馬人之名。特別要注意的是,「羅馬人」這個稱呼,在法國人首度在歷史上出現之時,可是個偉大的名號,所以他們想把奪取這個名號收編己用的原因即在 此。同樣的例子發生在斯拉夫人身上,他們想把莫斯科變成緊接在君士坦丁堡—第二座羅馬城之後的第三座羅馬城。

與Filioque教義有 關的鬥爭從宗教延燒到政治以至於軍事,並不表示神學是以政治為基礎。這裡具備比較明顯的意義在於,法蘭克人的手腕是如此高 明,以至於他們把神學、政治與軍事攙混在一起,這樣他們就把希臘人詆毀為異端,進而降低他們在東歐與義大利的影響力,在義大利這種情形尤為明顯,當時該地 的人民分為兩大陣營,互相爭奪義大利的統治權。其中一派裡的人馬包括拉丁人,對於希臘抱持高度的好感或本身是希臘-拉丁裔人士,他們深刻意識到自己在君士 坦丁堡的公民身分,並讓他們的國王居住在此;另一派往德國方面尋求友邦支援。在這兩大陣營接著發生的慘烈鬥爭中,也包含了Filioque的爭議,其結果 為親德派獲勝,這一派的統治風格是完全訴諸軍權與暴力的,在這樣的狀況下,強加Filioque教義於正典之上,也就勢不可免的了。


全站熱搜

基督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