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保羅理論中的原罪 by John S. Romanides

聖保羅理論中的原罪 by John S. Romanides
[ 本篇文章首次公開於St. Vladimir's Seminary Quarterly, Vol. IV, Nos. 1& 2, 1955-6. ]


綜合觀察  Synthetic Observations

  聖保羅並未表示所有的人類都因為亞當的罪而有罪,並且接受上帝以死亡作為懲罰。死亡是一種邪惡的力量,它透過罪進入世界,並且在這世界生根,撒旦不僅統馭 人和也統馭萬物。因此,雖然人可以因為心中刻劃的律法而知道何為善行,並且去行善,然而因為軀體中的罪卻讓他做不到。所以不是他為惡,而是他身體裡的罪。 因為這罪,他找不到行善的途徑。他必須從這「取死的身體[200]」中解放出來。只有如此他才能行善。保羅這麼說有何意函呢?當聖保羅有關人類命運的教義 被了解的時候你就能知道原因了。

 如果人類是因為完全無私的愛被創造出來的話,那麼他愛 的行為將會直接對上帝和鄰人,而不是對自己-他為何會是上帝完美的投射-然而很明顯地,死亡和墮落的力量已經讓這樣完美的生命並的不可能了。宇宙間死亡的 力量帶來自我保護、恐懼和焦慮[201]而這一切就是獨斷、自大、憎恨、妒忌等等的源頭。因為人很怕變得無意義,人不段追求,想證明自己和其他人是值得 的,是有意義的。他渴望奉承,害怕侮慢,厭惡那些討厭他的人。他不僅追求財富中的安全感和幸福,榮耀和身體上的歡愉,也想像人的命運就是藉著內省和獨居在 上帝的存在之中享受幸福快樂, 並且錯誤地將自我滿足和自我的幸福當成自身的命運。另一方面,因為人性使他對於愛的準則變的熱衷,並且厭惡他最親近的鄰人。可參考一些聖保羅所提到的章節 [202]。但是這樣的慾望並不尋常。它們受到死亡和墮落的顛倒;協惡勢力在萬物中蔓延,離間萬物,摧毀萬物。這力量如此的大,即使人們想要照著原始的命 運活下去卻也因為著罪而無法做到[203];「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204]

  分享上帝的愛,無私無我,就是分享生命與上帝的真理。愛,生命,與上帝的真理就是唯一,也只有在上帝之中可以找得到。遠離愛和上帝以及鄰人,只在乎自己, 就是打破生命的承諾,打破上帝的真理,而生命與真理都無法與祂的愛分開。打破上帝的真理就是在死亡中耗盡子我[205]。「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 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206]」不僅人是如此,所有萬物皆然;「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因那叫他 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 神兒女自由的榮耀;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207]」透過死亡和墮落,所有 人類受到惡魔掌控,而因此有罪;因為最,人遠離最初原始的命運,那應該要愛上帝和鄰人,無私無我的命運。人並不會因為亞當的罪而有罪[208]。人之所以 成為罪人,人是因為透過死亡而背負了邪惡勢力,才會有罪。[209]

 聖保羅很清楚地表 示「儘末了所毀滅的仇敵、就是死」[210];因為「就如罪作王叫人死」[211],所以「這最後的敵人將會被摧毀。」[212]在他的福音書中提到,當 他提到基督戰勝死亡和墮落的時候,他特別趕到激動鼓舞。如果根據以下四項前提來解釋聖保羅學說將顯的有些不合邏輯;(1)死亡是正常一般的,或是(2)那 頂多是上帝裁決的結果,決定懲罰全人類,只因為那罪;(3)幸福是人類最終的命運;(4)靈魂是非物質的,是不朽的,是上帝直接創造出來的,因此是一般的 也是純潔無瑕的(羅馬學派Roman scholasticism)。聖保羅學說中,人無法行善,是因為死亡和墮落支配著人;只有當人根據「裡面的那位」,去了解死亡和墮落在肉體上發揮的力 量,人才能做到行善並且依據原始的命運活下去。

有 關St. Augustine提起的道德問題,有關死亡如何藉著亞當傳下來,成為人類原始的懲罰的這一部分,對保羅的思想來說,這種說法是非常陌生與不解的。每個人 的死亡不可視為各人元罪的結果。聖保羅並不以哲學式的道德說來看待人類的墮落和萬物打破行善的原則。保羅很明確地表示,人類的墮落,從上帝和撒旦間戰爭的 角度來看,撒旦並不需要遵從任何形式的道德原則。正因如此,聖保羅表示是蛇「引誘夏娃」[213];「且不是亞當被引誘、乃是女人被引誘、陷在罪裡」。人 並不是受到上帝的懲罰,而是受到罪的掌控。由下列章節我們更可清楚地了解,「沒有律法之先、罪已經在世上.但沒有律法、罪也不算罪;然而從亞當到摩西死就 作了王、連那些不與亞當犯一樣罪過的、也在他的權下.亞當乃是那以後要來之人的豫像。」[214]所以,我們很清楚地明白,聖保羅否認人的罪是因為亞當而 來,即便死亡掌控罪,但那也不是因為亞當犯罪而來。這裡的罪很清楚地,是來自於撒旦,那個掌握世界上的死亡的撒旦。我們可在羅馬書第8章19-21節中, 清楚地了解聖保羅有關於邪惡勢力的闡述。當聖保羅提到「儘末了所毀滅的仇敵、就是死[215]」以及「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216]」的時 候,我們必須很仔細地了解其中意義。

我 們在聖保羅德學說中當然找不到有關原罪傳遞和犯罪的理論;聖保羅既不用法律理論也不用二元論的觀點來闡述介於物質、靈和智慧之間的差異。難怪有一些聖經學 者在舊約聖經中找不到任何以道德犯罪或是懲罰原罪有力的佐證時顯得有些失落[217]。當西方學者在研讀東方神父們的著作時也產生了相同的矛盾 [218]。因此,St. Augustine 被認為是早期神父第一位了解聖保羅理論者,所以才會如此受歡迎。這實在是一個謎啊,新教徒和羅馬人都需要從這之中解放出來。

唯 有當一個人了解死亡的意義和其結果時,人才能了解昔日教會的生活;特別是對於殉道殉難的態度。因為「你們仍是屬肉體的.因為在你們中間有嫉妒分爭、這豈不 是屬乎肉體、照著世人的樣子行麼」[219],所以基督徒面對死亡時候是蹣跚怯懦的。他們已經死了,卻活在基督之中。畏懼死亡,即是畏懼協惡勢力-提摩太 後書一章7節:「因為 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為了說服羅馬人不要阻礙殉道之路,St. Ignatius寫道:「這世上的子將會帶我走,並讓我接近上帝,即使沒有一位羅馬人願意幫助他。[220]」這有關墮落的爭議在許多迫害的時期變的非常 激烈,為教會明白在受洗之中死去,否定基督對於死亡以及折磨的畏懼是非常矛盾的;今日,雖然教會中的教士團成員一般都忽略那有助了解昔日教會的內在信仰, 對於拒絕對於死亡的恐懼仍是非常嚴苛的[221]。這種對於死亡得態度並不是狂熱或熱誠的成果,而是人如何在教會中透過受洗和修行生活進而對惡魔有深入的 了解,「免得撒但趁著機會勝過我們.因我們並非不曉得他的詭計[222]」。Oscar Cullman再釋著解釋新約聖經時犯了一個錯,他以為撒旦和魔鬼的能力已被剝奪,現在它們的力量以不復存在[223]。惡魔墬強大的力量就是死亡,而這 力量只有在教會中才能被摧毀,藉著無私的愛,在教會中人持續和撒旦抗衡著。這對於惡魔的戰爭和無私的愛是教會生活的中心-「當你們經常到這裡,撒旦的力量 就會被摧毀;而撒旦想要阻止你和信仰結合的目標也會被破壞」。[224]凡是那些沒有聽到內在聲音呼喚他要和這聖禮的無私的愛結合的人,很明顯的就是在惡 魔的引誘之中。「因此,他並未和教會結合,他心存傲慢,受自己的詛咒,...」[225]。在無私的愛之外的世界仍是死亡的結果,因此是數於惡魔的奴隸。 魔鬼已經被打敗了,因為他的力量已經被基督的誕生,生命,死亡和復活給摧毀了。那些在基督之前或是在祂之後獲救的人,是因為祂的死亡和復活而得救的,這也 創造了新耶路撒冷。因為教會的存在,邪惡無法普及,事實上,邪惡已被擊退。但是他對於那些尚未得救的人來說,仍具有相當的勢力。撒旦「仍是世界的神 [226]」,這也就是為何基督徒必須以一種好似不存在這是上的方式活著[227]。

 

全站熱搜

基督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