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保羅理論中的原罪 by John S. Romanides

[ 本篇文章首次公開於St. Vladimir's Seminary Quarterly, Vol. IV, Nos. 1& 2, 1955-6. ]

內容


I. 墮落的萬物 Fallen Creation

II. 上帝的正義和律法 The Justice of God and Law

III. 人類的命運和人類學 The Destiny of Man and Anthropology

a. 人類的命運 The Destiny of Man

b. 聖保羅的人類學 Anthropology of St. Paul

綜合觀察 Synthetic Observations

總結評論 Concluding Remarks


--------------------------------------------------------------------------------

有 關於舊約聖經中所提到的原罪和新約聖經裡藉由基督獨特的顯現方式而解釋的原罪,仍然是西方宗教的主流;特別是在學校教育發展的前提之下,原罪仍然是西方宗 教發展的主流。然而,在近幾世紀,東方正教似乎在神學問題方面獲得較大的進展,這對西方宗教造成了極大的困惑。 在某些地區這個問題,被冠上神秘曖昧的光環,即使某些東正教神學家,竟然也希望信徒可以用一種信仰既偉大又深遠的神秘觀念來接受原罪的教義(例如, Androutsos, Dogmatike, pp. 161-162)。 這當然成為一種似是而非的矛盾態度。特別是這些無法用手指著原罪(那人類的敵人)的基督徒,和那些不合邏輯地宣稱在基督裡就能找到這 原罪的寬恕的正是同一種人。這是聖保羅所發出的宣言,當然聖保羅本身也身為一位罪人,他表示「在他的想法中我們並不無知」(noemata).[1]。

如 果人積極並且持續相信耶穌基督是唯一的救世主,耶穌基督為這個需要救贖的世界帶來了救贖,那麼,很顯然地,人必須明白引起這項救贖的需求的本質到底是什 麼。[2]這就像是如果世界上沒有疾病這種東西,那麼訓練有術的醫生存在的事實就會顯得有點愚蠢。相同的,一位宣誓救人的救世主如果拯救的是那些不需要拯 救的人的話,那麼他只是他自己的救世主罷了。

很不幸地,造成上述現象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 是沒有充分理解新約聖經和舊約聖經中描述的人類本質;而能夠解決這些原生性問題的方法,例如生老病死等等,也只有基督再度降臨和人類死後重生了。如果無法 自然順利地了解這種關係,那就表示曲解了在救贖的範疇內,基督為我們所做的事,以及我們對基督和鄰人的關係。定義原罪和原罪的因果關係是非常重要的,而這 種重要性是不容曲解和誇大的。任何想要小看這重要性或是改變這項重要涵義的嘗試自然會降低對教會、聖餐禮和人類命運的通盤了解或者是造成嚴重誤解。

試 著對聖保羅和其他使徒的著述提出質疑就是對聖經見證的反論,雖然有時候只是無心之論而已。如果有人閱讀聖經的證言,讀到有關基督的工作以及原始時期的生 活,對一般人所謂的俗世運用一些隱喻的概念,對人類未來的命運以一些固定的想法論述,還有泛論個人和人性的需求等等,那麼毫無疑問地他會從這個信仰和古代 教會的生命中獲得啟發,因為唯有這些相關議題才是適合他的文獻參考。不過,如果他堅持要表達自己對於聖經的看法並且把自己的意見當成是權威性的言論,那麼 他就必須解釋每一件與他看法相左的觀念,就像是對於某些使徒或是一群神聖教士們著作的誤解,或是對於整個教會的一些看法。

如 果想要了解聖保羅在新約聖經中對於原罪的論述的話,就不能太偏頗地只從一面來看。這種想法是正確的,舉例來說,羅馬書5章:12節中提到一個觀念「在他裡 面眾人都犯罪」,在聖保羅有關撒旦和真實思想的重要性建立之前,須試著讓這個定義融入所有與人類和萬物道德倫理以及罪相關的思想系統中。另外,試著在雙重 人類學的框架之下,解決原罪轉化的問題也是不正確的,因為再此同時將會完全忽略聖保羅人類學的希伯來基礎。相同地,嘗試著要以幸福的享樂主義哲學來解釋墮 落之後的聖經教義之時就已經注定失敗﹔因為,當然我們不僅要了解反常的事物,況且,對我們來說,更重要的應該是了解死亡和墮落的關聯性。

正 確的理解保羅神學教義關於原罪的方式必須將下列各項聖保羅的教義:(1) 萬物墮落的情況,包括撒旦的力量、死亡和墮落;(2) 上帝和法則的正義性;(3)人類和萬物的命運。我們將這些教義分成三部分並不表示我們這這裡會詳細討論各項主題,相反地,在此我們會根據聖保羅的觀點探討 與原罪以及人如何會有原罪的部分。

I. 墮落的人類

聖保羅強烈地認為所有上帝創造出來的信仰都是良善的[3]。不過, 同時他也強調,他堅持不只是人類,還包括所有以墮落的萬物,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 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4]

的萬 物。人類和萬物都期待著最後的救贖[5]。因此,即使上帝創造的萬物都是良善的,魔鬼暫時[6]成為一時之間的主宰。[7]聖保羅思想的前提在 於 雖然這個良善的世界是由上帝所創造的,但是仍受到撒旦力量的掌控.但是魔鬼並不是絕對的,因為上帝從未遺棄祂的子民[8]。

所 以,根據聖保羅的看法,「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9]因此邪惡的魔鬼可以存在,起碼暫時性的存在,就像是寄生 在上帝所創造的良善中的一個元素。舉例來說,人會因為「內在的聲音」而為善,卻也會因為肉體內的罪惡力量而犯罪。[10] 雖然上帝仍然能夠維持和掌握良善的萬物,但是如上述的例子,卻算不上是正常或自然的現象。「如今也是這樣、還有所留的餘數」[11],「是蒙蔽在滅亡的人 身上。」[12]

  試著去探討聖保羅的思想,包括去探討所謂符合道德法則的理性自然平衡的哲學,就是去冒犯這位聖者的信仰。根據這種哲學,人類可以活在內心的祥和中並且過的 很快樂。根據聖保羅表示現今已無這種所謂的符合道德法律的自然世界,因為所有萬物都臣服於浮華和撒旦的邪惡勢力之下,而撒旦就是主宰死亡和腐敗的力量。 [13]因此,所有人類都成為罪人。[14]不會有任何人因為過著符合摩西戒律的生活而無罪[15]。依據自然律法過生活也不會讓人類變成無罪。但是對於 保羅來說,這是一個迷思,因為撒旦並不尊重良善[16],而在他的影響之下,所有人類都活在死亡和腐敗的力量之中[17]。

不論相不相 信現在撒旦真實有力的力量在聖經神學中顯現,我們不能忽視聖保羅歸因邪惡力量的重要性。如果這麼做的話,就完全誤解了原罪和罪如何降至人 身上的問題,而且也誤會了新約聖經作者的想法,和所有古代教會的信仰。關於撒旦如何將罪引入每個人的生命,St. Augustine對於Pelagianism的辯論明顯地,誤解了聖保羅的意思;藉著把撒旦、死亡和墮落的力量當成背景,而將原罪如何降至人類和個人犯 罪等具爭議性的問題當成前提,St. Augustine介紹了一種錯誤的道德觀念狹隘固執的哲學方式,而這和聖保羅的思想南轅北轍[18],另外這也不被東方教會傳統所接受[19]。

對 於聖保羅來說,撒旦並不單純的只是一種宇宙間負面的力量。他是一個具有意志[20]、想法[21]和欺騙[22]的人;基督徒一定要對撒旦展開激烈的戰爭 [23],因為基督徒仍然有可能被他[24]誘惑。他以一種非常活躍的方式[25]和萬物對抗,而不是躲在世界的角落裡,被動地等待的那些恰巧決定不追隨 上帝和道德的人。撒旦甚至可以將他自己轉變成天使的光芒[26]。他具有顛倒是非[27]的奇特力量,也具有隱形的能力[28]。他是「這世界的神」 [29],是他欺騙了世上第一個女人[30];是他誤導男人[31]和萬物進入死亡之路和墮落的深淵[32]。

根 據保羅的說法,死亡之路和墮落的深淵並不是負面的,相反地,是一種正面的力量。「死的毒鉤就是罪」[33],而這罪則支配了死亡[34]。不只是人類,所 有萬物都受到這種暴政統治[35],現在正等待救贖。萬物會從墮落的奴役中被救出[36]。和與上帝為敵之人一同被滅亡,那最後也是最大的敵人一同毀滅 [37]。然後死亡會被勝利[38]給吞沒。對於聖保羅而言,死亡的毀滅和邪惡以及其力量的毀滅是一樣的。唯一的主賜與我們的救贖和基督與聖靈給我們的是 一樣的[39]。

很明顯地,從聖保羅關於萬物墮落、撒旦和死亡相關的言論,我們了解到在 他的想法中完全無法接受任何形式的形而上學的雙重主義,或是造就這世界的細分方式以及仲介領域,對人類來說,這只是一個墊腳石,有可能會將人類引領至上帝 或是撒旦的國度。有一種說法認為,這個世界是由三個層次組合而成,上帝和他的隨從聖者以及天使佔據了最上層,邪惡勢力佔據最下層,而血肉之軀的人類則是位 於兩者中間。不過,在保羅神學中,看法卻不相同。保羅認為這三者其實是互相滲透的。這世界上沒有一種介於中間的地方,人可以憑藉自然法則活在所謂的中層, 然後在上帝出現時,接受審判,看死後是會獲得愉快的生活或是黑暗中的折磨。相反的,萬物都是上帝的領土,無法被邪惡玷汙的唯一上帝。然而,在祂的國度當 中,祂也創造了其他種種意志,人可隨其意志選擇上帝的國度或是死亡或毀滅的國度。

儘 管如此,上帝所創造的萬物基本上是良善的,然而邪惡勢力卻以寄生的方式將上帝創造出的萬物暫時地轉變成他自己國度的一份子[40]。邪惡、死亡和罪都存在 這相同唯一的世界。黑暗和光明正不停地在同一個地方對抗著。正因如此,唯一可能戰勝邪惡的勝利就是死者的復活[41]。沒有人能逃出這個戰場;人唯一的選 擇就是加入對抗邪惡的行列,和上帝分享勝利的光榮,或是接受邪惡的欺騙,進而相信每個人都可以過的很好,每件事都是很如此普通一般的[42]。

 

    全站熱搜

    基督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